展览--邱志杰:命名世界展

lemo 发表于 2013-07-22 23:24 | 浏览(1024) | 评论(0)

邱志杰:命名世界

SPRING WORKSHOP
香港黄竹坑道42利美中心三层
2013.05.18–2013.08.18

邱志杰,“命名世界展览现场,2013.

香港初夏的湿热之气注满山上亚热带植物的枝叶支撑它们咄咄逼人的茂盛工业大厦林立的黄竹坑浓绿的山上是海洋公园山下工业大厦林立邱志杰个展命名的世界就在该区的Spring工作室举行墨色贴纸在展场水泥地上勾勒河川般的黑线和貌似山脊的黑色块串联著犹如星辰圆点圆点旁是关於地点的词汇  小学”、“孤儿院”、“教堂” - 和专有名词 :“西藏”、“帕米尔高原”、“列宁格勒”、“卢沟桥”。二百五十多个分别以木头玻璃不锈钢製作的圆球散落在地上最大的直径有五十釐米小的只有四厘米 球上分别写著诗人”、“条约”、“忧虑”、“群众运动”、“批评家”、“厨师”、“尊敬”、“禪定”、“地震” … 看似空穴来风的随机名词其实来自数个分类天灾政治行动意识形态内在情感人类工作岗位等圆球被观众或有心或无意的活动牵动到地图上不同位置甚至无人问津的角落。《游乐场2》则移师展场墙面水墨绘制的山峦河川贴上了邱志杰带来的不同品牌的香烟根据包装上的图像如动植物学特殊地标等分类邱志杰邀请了一些香港学生收集不同的现成物件根据颜色等条件归类成为地图一部分各色物件人物能指恍如各自行动各自吟唱著像一池子颜色各异的鱼彼此碰撞彼此游离

邱志杰近年多人物参与的展览不断提醒观众他中国美院总体艺术工作室主任的身份邱志杰讲述总体艺术提出过九曲桥的意象所有形式的桥都是现象”,相比点对点最便捷的直线,“九曲桥使本来潜在的一种通行的可能性一边跨越水面一边尽可能多地观景变成了现实”。他认为总体艺术的本体论根基在于艺术就是动词”。邱志杰的地图捕捉起思维跳跃并把各种哲学和地理的场域的名字以视觉形式读出”,与其说是整理和分类倒不如说是刻画混沌看似分明的能指像透明的水聚积而成为幽暗的大洋被抛往恒定的不稳定关系中一如展场中随处处滚动的圆球或者因为人们践踏而逐渐染尘的地名Allan Kaprow 评论总体艺术时也强调流动性液态的不只艺术形式之间的融合或并置),也包括知觉的碎块。《游乐场1》、《游乐场2》的刻画的地图并非博尔赫斯对超级真实的预言也不是隆巴迪(Mark Lombardi)那样描绘政治世界阴谋论的社会学测量图(sociogram),其知觉测绘的流动性在于试图把名词转为动词观者以行走和介入将思维地图和艺术家的知觉地貌互相比照那些看似尘埃落定的名词因为冲撞变得柔软而多变

邱志杰曾创造过不少地图例如绘画身体思想的地图  以人形作为中心像淋巴结般连接一些理所当然的名字和概念和板块福柯萨德尼采无器官身体灵肉二元(mind-body dualism) … 也有些关系没那么直接的例如原罪(original sin)、印度教(Hindu)。《总体艺术地图在放射性城市地形上画上大小不一的建筑物和城市结构写著个人经验(personal experience)的储物柜历史之路(Avenue of History)和现代性(Avenue of Modernity)的十字路口像信号塔的媒介图腾”(Totem of Media)的十字路口。《乌托邦地图》(2012):接近中心部分是柏拉图的理想国”,连接著的是哲学王艺术操控等概念旁边是一个写著大洪水的湖泊连著诺亚”、“大禹”、“基尔特社会主义”(guild socialism)、 “费边主义”(fabianism)、黑格尔的自然状态(state of nature)。这些地图的目的明显不是落实一些社会学臆测或通过重新测绘夺回某种认识论正当性它们的目的或许可从这次展览的标题揭示命名邱志杰刻意把专有名词和普通名词混合因戈德(Tim Ingold)认为起码在西方思想史上人的目的就是彰显其独一性(singularity),名字是就是这种独特性的标识而命名地点就是人把自身的独一性刻印在大地上对于动物大地就是一片白茫茫人通过活动栖居大地而不是单单在一个在僵硬的世界占据一个点邱志杰绘画的思维地图的最重要功能并非铺陈认识论的脉络而是描述各种名可名之间的脆弱纽带各种名词所构成的网格并没有我们所想的那么坚硬壁垒分明物件各种名字和其在意指系统的位置被艺术家的实践和观众的活动所描绘像故事一样被此起彼落地言说并和行者互相刻印成为彼此的浮沙结构本身也是物件那些无可穷尽的特质因为人们的介入而绽露艺术作为动词的意义或许就在于此

相关资讯

    暂无相关资讯...

最新评论